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宫乱在线阅读 - 第402章 番外:后来他爱她

第402章 番外:后来他爱她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大败而归,独自一人从南疆回到了北凌,国力衰败,百姓流离失所,四处是哀声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了右手,只有左手,他的右手,遗落在了南疆,和北凌几十万人一起彻底的在南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像一个皇上,他像一个流民,浑身脏兮兮的,发出恶臭,在茫茫的大地上,木讷的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,明明知道这是家,可是家里没有人,家的味道就差强人意,就开始举棋不定,不知往哪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他不知不觉的来的皇陵,看见了生他的母亲,那个对他百般愧疚,控制欲极强,讨好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换下了华服,穿的素雅,拿着拂尘,在扫墓碑上的灰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远方,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许久,他的母亲,像察觉了一样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他满身污秽,狼狈不堪,脸上的灰看不到本来的样子,太后还是一眼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扔掉手中的拂尘迅速的奔了过来,不嫌他脸上肮脏,不嫌他身上污秽,捧着他的脸:“我的儿啊,你这是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扯着嘴角,想笑没有笑出来,直接摔跪在地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再次醒来,换上了干净的衣裳,对着干净的床铺上,一切的一切带着一丝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受伤的右手也被包扎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咯吱一声门被推开,他看见了他血缘关系的母亲,端着吃食走进来,见他醒来要撑坐起来,忙不迭的放下手中的一切过来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被扶坐好,太后才慢慢的松了一口气,给他喂粥,她退去了不可一世,不再高不可攀,冷血无情,只有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脸色,生怕触动了他的不愉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碗热粥下去,他的肚子有了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红着眼睛掩了被角:“不打紧的,只要人活着,就有希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举起自己的右手,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:“你喜欢权利,江山给你了,你想怎么玩,就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后掩着被角的手停了下来:“哀家不喜欢权利,哀家这一辈子囚禁在皇宫里,想要权利,只不过是因为权力看得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它可以让哀家所向披靡,再也没有人欺负,若是有选择,哀家生下你哪怕被先皇逐出皇宫,只要我们母子能在一起,吃糠咽菜,哀家都无所畏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值得吗?”祈惊阙望着这个已经苍老的女人,他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,他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棋子,从来没有把她当成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伸出颤抖的手,摸在他的脸颊上,眼泪不自觉地滚落下来:“你是我的儿啊,为你做什么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不再嫩了,面容不再好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她却给了他温暖,仅次于姜酒给他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他孤苦伶仃,唯一说话的人就是隔壁的小姑娘,他知道这小姑娘与他不同,她家住在京城,她只不过去乡下养病。

        早晚会离开,可是他太渴望温暖,太想抓住仅有的温暖,他爱上了她,可是他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给不了她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知道她的父亲是一个领兵打仗的将军,只要将军战功赫赫,封侯拜将不成问题,他才知道他们的距离,是天差地别,无法跨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证明,证明自己强,在那个人的教导之下,他会了很多东西,第一次的幻术,让一个人忘记一个人,他使用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她忘了他,不想让她思念自己,担心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他去了京城,找到那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成立了肆酒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的名字,姜酒的名字,告诉自己,要给她天下最尊贵的三书六聘    ,十里红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他所想,姜酒的父亲,杀敌凶猛,扫清了敌人,皇上龙心大悦,册封他为一品军侯,手中有三十万大军,还是在京城做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太监,也只能用太监的身份活着,因为供养他的人,不允许他有任太监以外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不容易做到了九千岁之位,可惜她完全忘记了他,认为他是她阻碍,更主要的她爱上了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的眼泪落在他的手上,惊醒了他,他把头一偏,错开了太后抚摸他脸的手,“我累了,想休息了。    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后点头:“你好生休息,有什么事情叫哀家,哀家一直都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慢慢的钻进了被窝,拉住被子盖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睡着了做了一个梦,梦里他看见了姜酒,他在京城和她第一次见面他掉进了护城河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姜酒吓了一跳,飞快地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有一个绝美的女子对他伸手,笑得灿烂如春的花,“快点上来呀,祈惊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在护城河里,看着那绝美的女子,目光一下顿了,她太美了,不似人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见没有把手放上来,继续催促他:“赶紧的啊,咱们还去看烟花呢,还有灯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梦里的一切不受他控制,他不想伸手,手却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子拉起他的手,把他从护城河里拽出来,他梦里关于姜酒的一切就像时光闪烁,闪过之后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湿漉漉的,绝美的女子拉着他,奔向人群,笑容灿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着她跑,跑着跑着,女子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茫茫的人海中,找不见那女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砰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烟花璀璨天空,女子仿佛变成了烟花,在天空闪烁一下变成了很多人心头好,可是没有一个人留得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看着天空一闪而过的烟花,突然蹲在了地上,眼睛发涩,像被人狠狠的揉进了沙子,蛰眼睛忍不住的想流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的眼泪流出来,他从睡梦中惊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周静悄悄的,他伸手一抹眼睛,摸了满手的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地,那绝美女子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脑子里:“你醒了,祈惊阙不爱我,我以后再也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沾满泪水的手,慢慢的收拢,企图抓牢什么,却什么都没有抓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床上翻起来,奔向外面,外面月光皎洁,像极了梦里满天烟火那绝美女子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跌跪在地上,头抵在地上,哭得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声响亮,回荡在寂静的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场哭声之后,他协同太后回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文武百官,之所以不敢推翻他,是因为文武百官有把柄在他的手上,他离开京城,让肆酒卫的太监们监管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们就算心中再怒,也只是压在心里,不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废待兴,百姓修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上朝的第一件事就就是颁布律法,百姓两年不用交税赋,商人减税,皇室中人,消减俸禄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正用了二年的时间,北凌堪堪温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白头发了。”太后在宫里,也不再是华贵的衣袍,而是朴素的衣袍,头上的簪子只是一个木簪子,一点都不想太后,反而更加像一个敦厚的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面无表情:“人总是会老的,老了就会有白头发就会死,这是一种自然规律,不必介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后蹲在他的面前,抚摸着他的左手,右手被砍掉,左手重新练字批折子,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从来没有说过什么,他一直在默默的做,好像在弥补前几年对国家的愧疚,死了几十万将士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母子的关系缓和,可是总是隔着一条河,只是不再针锋相对,想再亲近些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故作轻松:“今日是七夕节,你不想选妃选后,去外面看看吧    ,看看你的子民,在你的统治之下现在过得极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年轻人的事儿,与朕何干?”祈惊阙靠在凳子上,错开了太后抚摸着他的左手,他的左手已经没有了,空荡荡的在衣袖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当哀家求你。”太后说着红了眼,她的儿子心事重重,从来不告诉她,可是她知道他过得不开心,一点都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忧虑了一下: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后见他有一丝松动,不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七夕,牛郎织女约会的日子,也是未婚男女在此日相聚不会受到他人风言风语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单独一个人走在人群里,空空如也的时候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姓热情,他长得又好看,很快有一个小女子,塞了一个灯笼给他,然后笑着跑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红色的兔子灯笼,失神了好久,才接着又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走着走着砰一声,天空炸开了一朵烟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烟花炸开一个清脆的女声,拍着手叫唤着:“青杀,快看快看,那朵烟花好美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瞳孔猛然一睁,心怦怦地跳了起来,环顾四周四处找寻,可是人太多,他看谁都不是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砰砰砰,又是几声烟花炸开,清脆的女声再次响起:“真的好漂亮,我们家都没有,你说,这么好看的花儿,你怎么不给我弄点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霎那之间,夜空中的烟花沦为陪衬,他们不及女子的一分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身边穿青袍的男子,伸手圈住她的肩头,眼睛向他撇了过来,瞳孔竖起来,像极了野兽,“下回给你弄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听到她的承诺,笑得甜甜的,像喝了蜜一样,扎进了他的怀里:“你说的,青杀,你可不准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会。”男人向她承诺:“你喜欢,我就给你奉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脚下的步伐,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去,走到他们面前,女子从男人的怀里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皱了皱眉头,拉着男人的手,连忙的走开,边走还边道:“那人眼神好生奇怪,像哭了一样,我看着着实不喜    ,咱们赶紧走吧,咱们去齐越国,听说他们的帝王,很好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子声音冷淡而又纵容:“好,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快点走啊。”女子高高兴兴地拉着他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看见了司青杀任她拉着自己,慢慢的扭过头来看着他,也是诡异而又阴鸷。

        祈惊阙张了张嘴,发现什么也叫不出来,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他忘记了姜酒长得什么模样了,可是他记得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身影不见了,他再也站不住的跌跪在地,手撑着眼,在人群之中,嚎啕大哭,像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的没错,他爱她,他一直在爱她,只不过他不断的告诉自己,自己爱的是姜酒,而忽略了自己真正的内心,爱着她,而且这个连姓名都没有的人……